慢性病管理门户 - 健康笔记 - 医砭健康网

医药分家从“慢性病”破局: 2014年《医改蓝皮书》凸显10大争鸣问题

Dr.H 慢病管理 Tags:



      医改至今一有5年多了,但解决“看病难、看病贵”和“以药养医”等改革目标仍未完成。2014年12月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的《医改蓝皮书:中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报告(2014—2015)》显示,中国医改仍面临诸多问题,体制束缚依然是下一步医改的最大障碍,10大争鸣问题仍然困扰着新医改的进展,要做到医药分家,可以从“慢性病”破局。


      maomao


  政府的医疗市场角色定位成争鸣主因

  蓝皮书称,政府投入大量公共财政资金进行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机构的建设,主要是为了解决基层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希望将90%的一般医疗问题在基层解决,但收取成效并不明显,根本原因是行政配置医疗资源造成了城市大医院从医疗设备和医疗人员以及医疗水平在医疗资源中占绝对优势,而基层医院特别是社区卫生服务站存在人员结构欠合理、人员素质低下、技术力量不强、服务质量不高、内容单一等问题。

  尽管新医改已进行了5年多,但存在的问题依然不少,主要集中在10个方面的争鸣。一、政府与市场:政府管制VS市场机制;二、公立医院改革:公益性VS市场化、管办分开VS去行政化;三、医师制度改革:单位所有VS自由执业;四、药品价格管制:集中招标VS自愿议价;五、医疗资源配置:集中化VS均等化;七、医患关系:和谐VS冲突;八、中医药:神化VS危机;九、医疗保险:提高筹资水平VS降低自费标准;十、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行政管理VS行业监管。

  以药政改革为例,蓝皮书称,药品从药厂到患者手中,整条产业链上,足足有多达十余个部委分掌部分权力。相关部委都抱怨自己“权小,管不了事儿”,而其他部门和企业却都抱怨它们“权太大”。对于破除障碍的改革路径,报告建议强化医改的顶层设计,在最关键的权利体制改革上,既需要“集权”又需要“放权”,将现在的从上到下各部各局各守一摊,改为“监管权集中,经营权放开”。

  蓝皮书指出,只有在卫生行政部门通过不断改革逐步卸下行政管理负担之后,回归其应当承担的市场监管职责,我国医疗卫生行业的市场秩序才有可能真正建立起来。当政府的卫生监管部门以中立者的身份行使监管职能时,无论是公立的医疗机构还是民营的医疗机构,甚至是私人诊所,都在相同的规则下平等竞争,医疗资源的市场化配置才能真正实现。



                 maomao


          医药分家从“慢病”破局

  我国医药供应领域的低效可以用“战争与和平”来打个比方。众所周知,和平时期维持训练用的弹药供应体系,与战争时的紧急战备体系是完全不同的。长期训练的供应绝对是更加精细高效,成本控制严格的。如果天天打仗,再富有的国家也会破产。遗憾的是,我国的医药产业的供应管理体系却更像是天天在与疾病进行“战争”,这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慢性病与癌症等很多疾病的治疗都是漫长而有规律的,大部分疗程完全可以用“和平思维”来规划供应,只有到发生必须住院的急性状况时才需要进入“战争状态”。

  生老病死、看病吃药,虽然形形色色,看似杂乱,但其实其中亦有章法。我们可以将医疗事件分为“规律性事件、必然事件、偶发事件”三大类,从制度和管理技术上区别对待。我们关注的核心是“规律性事件”,因为,目前的医疗产业政策基本上还没有精细化到这一点,还没有将“规律性”的特殊优势发挥利用好。而在管理科学中,“规律性事件”远比“偶发事件”更容易管理,其相应的管理政策也就应该有所区别,其所适用的技术工具也更容易发挥出作用。

  所以,在医改工作中,也应该注意将“规律性事件”分解出来,制定特定的政策,更加精细化地管理,以期更加迅速地突破壁垒,实现相应的医改目标,造福百姓与国家。反之,如果将本应更易管理的“规律性事件”与其他事件混为一体,不加区分地在相同政策下管理,就难免失之粗放,错失了一个可以迅速见效的医改良机,诚为可惜。

  具体来说,在所有医疗事件中,慢性病的长期用药是最典型的“规律性事件”,同时,它也是医疗总费用中最重要的部分之一。所以,我们认为,正像“战争与和平”的区别,应该针对这个领域,研究制定有别于现行药物制度的专项医改政策,以慢性病管理及慢性病长期用药问题为突破口,通过试点和信息化等手段,探索一条深水区医改的新路。通过我们的研究,相信从慢性病用药这个“规律性事件”的改革入手,我们有机会在国家医改的多个关键战场实现重大突破,其中最重要的战场包括分层诊疗、医药分家、商业医保等,甚至可以期待“一子落,满盘活”,僵局自此打破。


         maomao

                

            公立医院改革的突破口是医生职业化

  蓝皮书指出,公立医院改革的突破口是医生的职业化改革先行,然后进行公立医院的产权制度改革。医疗改革要大力鼓励商业保险机构加大投资建设对“患者端”的服务能力,充分进行市场化竞争,然后择其优者胜者对接,实现对“医”“患”两方的管理体系的连通,从此建立良性循环,三方共赢,各得其所。

  综合来说,公立医院的管理团队不得不依赖于卫生局的行政化系统,这是医改的最大的根源难题之一。可以尝试的方案之一包括“医疗院长+职业总经理”等类似制度,以缓解分权之忧。无论是“董事会制”还是“双院长制”等,职业化改革不能虚有其表,走走形式买几本管理书就认为都懂了,这里有一个基本的检测方法,就是看这个医院的管理者是否真正做到了“以管理为职业”。如果主要团队的谋生“主职业”仍然是行医,那么就没有做到彻底地“职业化改革”。医生可以成长为优秀的职业管理者,前提是他们要足够尊重这个新岗位的责任,放下手术刀,从此以管理为职业。

  如果能主动培养和引导“非医学专业”的职业管理人才,促成职业经理人批量进入公立医院参与管理,成本低、见效快,会是在僵化落后的医院领域落实“市场经济魔法”的一个有效招法。否则,市场经济政策及工具即使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其他领域取得再大的成功,也难以被应用到公立医院这个顽固的行政堡垒里去,毕竟,任何“正确的事”,还要靠“正确的人”。

  另外,蓝皮书还建议,在大健康产业大潮涌动的当下,投资界非常热衷,大量社会资本希望投资医疗产业,借着这个力量,可以尝试把优秀的职业经理人引导进这个行业,用社会资本高薪的力量和制度便利,推进医院的职业化管理改革。逐渐争取10年内,对整个行业(包括公立医院)的管理队伍完成一轮洗礼,为中国医院产业找到真正出路,增强可行性基础。


阅读() 声明
本站信息均来自互联网,内容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